【透視人生,觀照更樸拙的自我】—從繪畫轉變,看羅彩琴對生命的體悟

【透視人生,觀照更樸拙的自我】—從繪畫轉變,看羅彩琴對生命的體悟

▲個性執著的羅彩琴(右二),不但堅持創作,十多年來更努力推廣兩岸文化交流。右三為畫家陳朝寶。

作者 / 鄭維棕 (《華人藝術新聞網》總編輯)

●以畫代筆

放眼過去,羅列有序的是西洋畫作中典型的以油彩創作而成的抽象畫,不同的是她的作品,每一幅都令我佇足、沉思。幾乎每一幅都以畫代筆都以畫代筆,坦露畫家自我的看法—而她的坦率令我驚異。
有一幅抽像畫法的「男女」圖,一片淡素顏彩中,隱約可見一對具像的男女形體,交疊纏綿之至,卻突然的,畫家以俐落的一刀筆直橫切而過。殷紅的、彷若鮮血淋漓的一筆,對數千年來,男女糾葛不清的情感世界,提出強烈的質疑—男女因性而愛,抑或因愛而性?而在性愛之間,又經得起多少外在的考驗?
我彷彿看見羅彩琴輕蔑、不屑的眼神。
長年浸淫於美學中的我,對羅彩琴的畫作,飽漲的、亟於述說的張力,感到震驚。而後,我開始探索畫家的生平,更產生一份不可思議的感受。

●半路出家

羅彩琴在繪畫領域裡,是道地的半路出家,她出生於台灣中部,自幼喜遊山玩水,大學攻讀的是外文系,繪畫可說是她在成家立業、生兒育女的「精神支柱」。她表示:「那時我看起來沒什麼事,只有自己知道常常會莫名其妙的憂慮起來,做什麼都不對勁,可是很奇怪的,我一拿起筆,就覺得舒服。」
舒服,因而成為心理上的慰藉,逐漸,羅彩琴拿畫筆的時間越來越多,繪畫也從純粹的抒發情感,躍升至思想的鑽研。個性執著的羅彩琴,不但堅持創作,更從1990年起,由聯展而個展,進而成為專業畫家。

▲少女情懷總是詩 / 2014

●創作的動力

「在創作過程,他人的欣賞對我來說,是相對的助力。對我而言,比較大的瓶頸是自我認定的問題,也就是一個階段之後,我問自己,接下去到底要畫什麼?」答案是,天馬行空,為繪畫而畫,很快的,畫家擺脫瓶頸,泅泳向創作的大海,那一年是1992年,也幾乎從那一年開始,羅彩琴展現豐富的創作力,思維不但源源不絕,且創作特色愈來愈顯著。
她的畫風逐漸為大眾所熟悉,每一則演變也都被讀者所津津樂道—作品初期色彩較深,屬於抽象和印象的結合,隨著心情的轉變,後來色彩轉為淡雅。創作歲月中,她罹患口腔癌,經過了徹底的生與死的掙扎,再拿起畫筆,作品所呈現意境,突破外在的約束,躍升至心靈嶒次,原來濃黑重綠的色彩減少,安詳平靜的白色在作品中大量被使用,畫風演譯中,她的「羅氏畫派」一貫間持著;羅彩琴盡其所能的在畫布上揮灑其創作理念,跳脫規律性的技法、線條、筆觸,她以渾厚的色塊,奔放的觸角來揮灑她的彩色人生。她打破舊思維,以全新的觀念創作,不但讓我們開拓新視野,創造新意境,打破我們對藝術既定的觀點,我們看到了不可能的可能。羅彩琴也為她自己開拓了一扇全新的,屬於她自己的藝術殿堂。

●尋找答案

也或許,她少了一份學院派的包袱,於是多了一份自由揮灑的暢快,將生命的潛能開拓至無限;也或許曾經漫渡過生命的幽谷,並在創作中尋找到生存下去的勇氣與歡愉,於是她的作品比一般畫家擁有更豐富的創作角度,更盡情揮灑的意念—讓她用一生畫下去。
在羅彩琴的創作中,最讓你驚豔的是什麼?什麼是你對羅彩琴畫作的詮釋?
歡迎您沉浸於她的畫作,共同來尋找答案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Translate »